ibb娱乐彩票
上海代寫論文網專業提供代寫畢業論文、代寫本科論文服務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農業論文 > 畜牧業論文 >
肉羊養殖工藝的特點及其發展趨勢
發布時間:2018-09-19

  摘   要: 我國是養羊大國, 養羊歷史悠久, 因各地區地理形勢、氣候環境不同, 羊的飼養模式也不盡相同。羊的飼養模式主要分為3種:舍飼、放牧和半放牧半舍飼。養羊產業的快速發展與飼養模式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系, 相關養殖工藝的創新發展也促進了養羊產業的發展壯大。作者通過對3種飼養模式的養殖工藝及發展狀況進行分析比較, 為進一步因地制宜、因時制宜發展壯大養羊產業提供參考意見。

  關鍵詞: 肉羊; 不同飼養模式; 養殖工藝; 發展趨勢;
 

肉羊養殖工藝的特點及其發展趨勢
 

  Abstract: China has the highest sheep and goat stock in the world and has a long history of sheep and goat breeding. Numerous feeding patterns have formed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sheep and goat industry in different geographical situations and climate environments in the country. At the same time, different breeding modes, including drylot-feeding, grazing and half grazing, have evolved. The rapid development of sheep and goat industry is accompanied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its breeding patterns and production process. In this paper, the development, characteristics and current states of breeding pattern and production process are elaborated and compared for further development of the sheep and goat industry according to the local conditions in China.

  Keyword: mutton sheep/goat; breeding pattern; production process; developmental trend;

  從20世紀80年代末開始, 我國肉羊存欄、出欄以及羊肉產量均位居世界首位。隨著國民經濟水平的提高, 人們對于肉類食品的品質追求越來越高, 羊肉憑借其細嫩多汁的風味、氨基酸種類豐富、蛋白含量高、膽固醇低等多種優勢受到廣大消費者的青睞。肉羊產業符合國家提出的綠色生態農業發展需要, 是畜牧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關鍵一步, 對于增加農牧民收入、提高居民生活水平具有重要意義[1]。我國肉羊產業歷史悠久, 但羊肉產量在全國肉類總產量的占比很低, 肉羊產業對畜牧業的科技貢獻率最差。這些問題與我國肉羊飼養模式及養殖工藝的應用與發展有著緊密的聯系。我國早期大部分牧區以放牧飼養為主, 半農半牧區則實施放牧加補飼的飼養模式, 而農區以舍飼養殖為主。隨著禁牧休牧政策的實施和推廣, 傳統以放牧、放牧加補飼為主的飼養模式逐漸轉變為圈養舍飼為主的飼養模式[2]。不管是傳統飼養模式還是新型飼養模式, 都有其存在的利弊, 不能一味追求經濟效益和發展熱潮而忽略了自身條件限制。本文將各種飼養模式進行對比, 分析各自養殖工藝的特點及其發展趨勢, 為各地養羊產業的合理規劃提供參考, 促進肉羊產業效益最大化。

  1、 放牧飼養模式

  1.1、 放牧飼養模式的發展

  放牧曾經是我國養羊業的主要飼養模式, 包括草地放牧和農田放牧。大部分牧區有著豐富的草地資源, 廣泛分布于新疆、西藏、內蒙古、青海等地區。據統計, 我國天然草地面積占國土面積的41.7%, 位居世界第二, 這是放牧作為主要飼養模式最重要的自然優勢。放牧養殖模式主要特點是“靠天養畜, 逐水草而居”。合理的放牧有利于保持草原生物多樣性, 維持草地生態平衡[3]。羊肉品質方面, 放牧條件下羊肉的蛋白質中組氨酸和賴氨酸均高于理想蛋白質中的含量, 表現出良好的產肉性能和肉質[4]。

  我國放牧歷史久遠, 從奴隸社會歷經封建社會, 甚至到解放前, 草地產權都被少數人所占有, 草地利用方式主要為最原始、簡單的常年游牧[5]。畜群在牧草肥美的季節能獲得充足的營養, 而冬季牧草干枯, 加之天氣嚴寒, 常導致牲畜大批死亡。這種簡單的游牧方式致使生產發展不穩定, 牧民開始采取定居游牧、定居定牧的方式來提高生產效率。將草牧場分為打草場和放牧場, 在定居點建立小型私有飼料地, 在冬春季牧草匱乏的情況下對部分畜群進行補飼。解放初期, 畜牧業經濟受政策影響開始走合作化道路, 由臨時少數牧民組織的互助組發展到有國家政策方針指導的合作社進行放牧生產。改革開放前計劃經濟的實行, 使草地、家畜為集體甚至全民所有, 這一時期雖草地畜牧業發展較快, 但牧民不注重生產規劃, 盲目追求存欄數量, 導致草地生態破壞嚴重。改革開放至今, 幾大牧區相繼實行“草畜雙承包”責任制, 技術與交易問題得到了解決, 相關法律法規基本完善[6]。牧民有自己的畜群和一定面積的草地, 生產積極性極大提高, 但牧民急切追求經濟利益, 致使草畜矛盾突出。1985年我國頒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草原法》, 對草原的保護建設和利用做了統一規劃。2001年起各級政府相繼公布了禁牧令, 對生態脆弱的牧區實行了常年禁牧管理, 2002年對除禁牧區外天然草場全面實行季節性禁牧。“十五”以來, 我國啟動了退耕還草等多項草地生態治理工程。禁牧休牧政策推行多年, 生態經濟功能明顯恢復的同時, 畜牧產業供給側結構發生改變[7]。2016年中央一號文件實行草原生態保護補助獎勵政策, 并提高獎勵標準。

  放眼國外牧業發展, 各國因地制宜發展本國牧業才是牧業經濟快速發展的關鍵。澳大利亞素有“騎在羊背上的國家”之稱, 其畜牧業發達程度可見一斑。澳大利亞是粗放型畜牧業, 牧業發展之初務農人員嚴重缺乏, 勞動力不足, 這也促使生產機械化的普及, 草場的生長管理、牧草收割等都實現了機械化操作[8]。美國第二次工業革命推動了放牧業的迅猛發展。美國西部有遼闊的草場, 為適應市場經濟, 美國大平原放牧業不斷引入國內外資金, 加大牧業科技投入, 實行大公司經營[9]。20世紀80年代牧業重點轉為調整畜群結構, 著重調控技術的系統應用;20世紀90年代在磷肥的生產與提高家畜的生產性能方面做了很多的研究[10]。國際上意識到各國普遍存在的自然資源的開發利用和保育之間的矛盾, 建立了生態補償機制, 20世紀50年代開始, 美、英等發達國家都頒布了與草原生態補償相關法律規定。隨著人們對生態環境關注度日益增加, 農業生態系統模式生產之間替代工廠化生產, 畜牧業的可持續發展衡量畜牧業發展程度的關鍵。

  1.2、 放牧養殖模式的工藝特點

  放牧時間根據季節不同而發生相應改變, 采取夏、秋季“早出晚歸”, 冬、春季“早出中歸”的方式進行。放牧養殖模式的工藝主要包括連續放牧和間斷輪牧。連續放牧制 (又稱自由放牧) 是指畜群在某片草地采食一定時間, 不更換草場。其主要放牧方式包括自由放牧、抓膘放牧、宿營放牧。間斷輪牧 (又稱劃區輪牧) 是一種在自由放牧的基礎上根據季節氣候變化以及草場牧草興衰進行有計劃放養牲畜的生產活動, 具體是指將草場分為若干個季節草場, 放牧時畜群按一定的小區次序逐區采食, 輪回利用的放牧工藝[11]。劃區輪牧作為改進的放牧方式, 可有效增加草地生物豐度[12], 提高草地生產力, 保障草地生態系統的功能穩定[13]。有試驗顯示, 劃區輪牧有利于灘羊體重的增加[14], 提高草地生產力。此外, 放牧加短期補飼的養殖新工藝可使羊增重效果顯著, 屠宰率增加, 明顯提高產肉量[15], 被廣大牧民們接納采用。冬季暖棚通過保持舍內適宜溫度, 有效解決了冬季枯草季羊掉膘問題, 且經濟效益高于傳統放牧方式[16]。

  隨著放牧養殖工藝的發展, 市場需求的增加與草地羊肉產品產出量有限之間的矛盾、牧民收入的增高與草地生態破壞的矛盾逐漸凸顯出來, 張新時等[17]通過對草原現狀的分析, 認為草原生態系統的矛盾和社會經濟矛盾的加劇導致草原畜牧業生產方式在經濟上的不可持續性。我國牧民普遍缺乏對草地生產管理的認識, 生產手段落后, 長期以來采取粗放的方式管理羊群, 亂墾、超載放牧現象普遍[18], 加之早期國家對草地畜牧業管理欠缺、資金技術投入不足, 導致草地沙化嚴重、生產規模不斷縮小、產出率明顯下降。研究表明, 過牧將引起植物生物生產力下降和物種組成的變化, 進而導致土壤碳儲量降低[19], 生態環境和生產力隨著放牧強度的增加表現出強烈的下降[20]。其次, 受季節影響, 放牧羊群的蛋白攝入量遠不能滿足其生長發育的需要[21], 造成羊生長緩慢, 產肉量下降, 生產效益低下, 同時放牧散養不利于羊群的疾病預防和診治, 阻礙了一體化管理。雖放牧養殖模式存在很多弊端, 但不能對其全盤否定, 實行封地禁牧, 這既不符合循環生態規律, 大部分牧民收入來源也將被阻斷。草地牧業事關邊疆的安全穩定, 牧區經濟發展, 與我國綜合國力的提升息息相關。

  1.3、 放牧養殖新技術的應用

  近年來放牧養殖模式的發展趨勢表明放牧方式的轉型升級勢在必行, 物聯網信息技術在放牧養殖技術方面的應用日益突出。信息通信技術與畜牧業的結合能有效地對資源進行優化和整合利用, 節約生產成本的同時對養殖信息進行系統的分析, 提高了生產效率[22]。隨著地理信息系統 (geographic information system, GIS) 、Zig Bee技術、3G無線網絡監控技術、射頻識別定位技術等快速發展, 專家學者們通過對不同應用技術的靈活組合, 設計出不同的智能放牧系統。Bizuwork等[23]對土地的生產系統進行分類, 并利用GIS技術將不同的空間信息結合起來, 確定放牧壓力。在草地畜牧業中, 全球定位系統 (global positioning system, GPS) 和物聯網技術的引入, 實現了對羊群位置信息的精細掌控。通過GPS項圈記錄羊群的軌跡, 時時將羊群運動軌跡數據記錄存貯在內置儲存器上, 羊群回圈后將項圈取下, 通過USB數據線將軌跡同步至計算機, 從而實現對羊群的全面監測[24]。無線射頻識別技術 (radio frequency identification, RFID) 是一種非接觸式的自動識別技術。常用于對動物的識別跟蹤。RFID由閱讀器和電子標簽組成, 當附著電子標簽的動物進入閱讀器識別范圍, 閱讀器能自動識別電子標簽的數據信息, 以達到識別動物行為的目的[25]。RFID最大的特點是一個閱讀器能識別多個電子標簽, 這是其他識別技術所做不到的。成志龍等[26]運用GPS衛星定位技術和GPRS數據傳輸原理設計了一款定位追蹤系統, 通過實際應用表明該系統定位精度高, 實時性與穩定性強。隨著信息技術的成熟發展, 更適合放牧產業發展的應用系統將逐漸被開發出來。草地放牧系統的優化也將有助于草地放牧業在經濟利益最大化和生態環境良性發展之間找到平衡點。我國畜牧業信息化水平低, 互聯網技術應用不成熟, 這既是機遇也是挑戰, 信息化是我國畜牧業發展的必由之路。

  2、 半放牧半舍飼飼養模式

  2.1、 半放牧半舍飼養殖模式的發展

  進入上世紀90年代, 受惡劣的草場環境和禁牧休牧政策的影響, 牧民開始定居, 放牧面積縮小, 放牧之余對有需要的畜群進行簡單補飼。隨著半舍飼技術的推廣應用, 牧民開始根據氣候環境合理規劃放牧時間, 將舍飼作為放牧生產重要的組成部分, 改善舍內設施條件, 根據畜群生長需求制定合理的飼喂方案, 半放牧半舍飼的養殖模式基本形成。半農半牧區的經濟產業結構屬于農牧結合型, 天然草場可進行打草放牧活動, 農業生產的大量經濟副產物又可作為飼草飼料。半農半牧區的自然條件決定了要大力發展畜牧業, 半放牧半舍飼是畜牧業養殖模式的不二選擇。縱觀畜牧業發展形勢, 不難發現各個養羊區域尤其是牧區都在積極推行舍飼半舍飼, 這是畜牧業集約化、規模化、產業化發展的必然趨勢。從我國肉羊產業生產現狀來看, 半舍飼小規模自繁自養出欄量占50%以上, 半舍飼養殖技術是畜牧業健康可持續發展的一個至關重要的轉折點。

  2.2、 半放牧半舍飼養殖的工藝特點

  半放牧半舍飼的養殖方式是把羊群的自由采食轉變成人為補充營養供給, 主要包括2種飼養工藝:放牧+補飼、暖季放牧+冷季舍飼。放牧+補飼即白天放牧, 晚上羊群歸舍后補飼精粗料的一種飼養方式。冬季時間較短, 牧草資源較為豐富的地區多采用放牧+補飼。南方氣候炎熱, 多雨潮濕, 一般采用樓氏羊舍, 房屋式羊舍多在北方采用。羊舍面積應根據不同生長階段的羊只而定, 保證羊群有適宜的活動空間。暖季放牧+冷季舍飼即俗稱的“二段式”養羊工藝, 一般適用于高寒地區或冬季嚴寒且持續時間長的地區, 具體來說就是將每年5月至11月作為夏秋季放牧期, 12月至翌年4月作為冬春季舍飼期。夏秋季牧草生長旺盛, 有機物沉積率高, 營養物質含量豐富, 能最大程度滿足肉羊的生長需要。冬春季牧草干枯, 粗纖維含量高, 營養物質缺乏, 采取舍飼能有效提供肉羊營養需要。趙娜等[27]對比6種養殖模式下肉羊的成本效益, 發現暖季放牧+冷季舍飼的飼養模式養殖成本較低, 效益較高, 值得大力提倡。

  半舍飼半放牧養殖技術的推廣應用縮短了放牧時間, 降低了草場放牧強度, 改變了依賴自然草場的掠奪式放牧, 通過“以小護大”有效緩解了生態環境與畜牧業養殖之間的矛盾, 減緩了草地生態的惡化。短期的舍飼育肥能加快肉羊周轉率, 提高養殖效益。試驗表明, 半舍飼條件下絨山羊羊絨產量、絨長均高于其他飼養方式[28]。半舍飼在兼具放牧和舍飼2種養殖方式優點的同時, 也存在2種養殖方式的不足之處:草地的銳減, 飼草成本高于自然放牧, 再加上半舍飼大部分為家庭小規模自繁自養的飼養模式, 不易實現肉羊養殖規模化、一體化, 養殖地偏遠, 交通運輸費用高等造成飼草料儲備不足;半放牧半舍飼模式下, 牧民生活區與養殖區混雜, 人畜健康難以得到保證。

  2.3、 半放牧半舍飼新技術的應用

  單位面積人工草地干物質產量和營養價值是天然草場的6~8倍, 載畜量提高幾十倍[29]。人工種草技術很好的解決了牧草不足的問題。選擇合適的牧草品種, 采用科學的種植技術, 合理利用草地資源以及牧羊的管理是種草養羊的關鍵所在。種植的牧草場前期可作為放牧活動區域, 后期牧草收割貯存可用于以后舍飼所需, 一舉兩得。

  3、 舍飼飼養模式

  3.1、 舍飼養殖模式的發展

  舍飼養殖是一種規模化、集約化、產業化的新型畜牧業飼養模式。傳統的舍飼養羊棚區建設隨意, 飼養方式粗放。隨著我國小規模肉羊養殖比重呈逐年下降, 標準化規模養殖比重不斷上升, 舍飼養殖模式的推廣應用已經得到廣大養殖戶的肯定。我國20世紀60年代學者們開始討論互助組、農業生產合作社和國營農場等舍飼養殖管理要點及飼料資源的開發利用。1962年生產建設兵團對引進的薩能奶用山羊采用舍飼養殖, 以觀察山羊的生長狀況。2015年, 祁廣儀等[30]針對丘陵山區飼草飼料資源利用問題提出收集牧草配合青貯舍飼養羊技術。舍飼養殖模式的發展不僅是生態環境和草場保護的要求, 也是經濟發展需要。舍飼以其“小面積, 大產出, 環境影響小”的特點成為快速發展養羊產業的首選。舍飼養殖模式尚處于推廣階段, 飼養管理, 技術等應用不成熟。農區水土豐沃, 飼草資源豐富, 人口較多, 對羊肉產品需求量大。對于農區而言, 舍飼養殖前景明朗。

  國外舍飼養羊技術應用較早, Maymone等早在1946年就開展了冬季母羊舍飼的研究。Berge[31] (1997) 分析綿羊舍類型與生產性能的關系得出羊舍冬季不需要保溫的結論, 并對羊舍采光, 飼喂技術, 糞便處理, 產羔季節要求等做了系統的介紹。Caroprese[32] (2008) 闡明了羊舍條件差是導致羊疾病的關鍵, 并對羊的福利和健康的影響進行了討論。

  3.2、 舍飼養殖模式的工藝特點

  舍飼養羊是把羊群圈于羊舍進行人工飼喂的養殖方式。高床養羊是舍飼養殖新工藝, 多適用于南方地區肉羊養殖。相比起傳統的圈養具有衛生防潮, 通風換氣效果好, 發病率降低, 提高出欄量, 育肥增重效果好, 保護生態環境等明顯的優勢[33]。高架羊床的建設體現在“高架”上, 羊舍外形可以按標準化羊舍建造, 各養羊地區正在積極提倡高床養羊技術, 其適用范圍也在不斷擴大。房屋式羊舍多在北方地區的平川和土質不好的地區使用, 建造時主要從保溫性能方面考慮。羊舍多為磚木結構, 墻壁用磚或石塊壘砌。塑膜暖棚羊舍的建造特色在于將薄膜作為建筑材料。塑膜暖棚養殖技術就是充分利用塑膜透光性好, 密閉, 蓄熱, 人為創造適合羊只正常生長發育的小環境, 使羊減少維持體溫的熱損耗, 羊產肉多, 節省飼料, 羊群越冬渡春死亡率下降, 羔羊存活率提高[34]。

  舍飼作為規模化產業化的飼養方式是養羊產業走向現代化的有力保障。由于羊圈養于舍內, 活動范圍減少, 運動消耗大大降低, 飼料轉化率提高。巴雅斯胡良等[35]、遲俊杰[36]研究發現對育肥羊進行舍飼能縮短其育肥周期, 提升育肥效益;宗澤君等[37]試驗結果顯示舍飼后母羊的產羔數、羔羊的存活率等均高于放牧條件下的對照組。將羊群圈養, 可大大提高飼養量, 節省大量人力物力, 經濟效益顯著。作為養羊產業新型養殖模式, 舍飼在給畜牧業帶來機遇的同時, 也面臨著各種挑戰。規模化養殖場設施建設需大量資金的投入, 與放牧相比固定資本增加, 超出大多數農牧民經濟承受范圍。舍飼不同于放牧飼養, 飼養密度大, 羊缺乏運動, 免疫力下降, 再加上舍內環境較差, 通風不暢, 羊患病率明顯升高。要使舍飼模式發揮其獨特的養殖優勢, 就必須解決當前舍飼存在的問題, 優化飼養管理手段。

  3.3、 舍飼養殖新技術的應用

  規模化舍飼養羊產業尚處于發展的初級階段, 養殖新技術的開發應用有助于舍飼模式走向成熟。飼料的加工調制技術不斷改進創新, 大大降低了飼料成本。開發新型飼料資源, 制作和應用青貯飼料能保證青綠飼料的均衡供給。管理方面, 規模化舍飼養殖需耗費大量人力物力, 利用物聯網信息系統對圈舍環境及羊活動情況進行實時監控, 反饋于計算機無疑是畜牧業的一項革新技術, 通過反饋信息有針對性的對飼養方案進行調整, 節省了養殖成本, 降低養殖風險。張德成[38]采用B/S結構, 應用Jsp等語言, 研發出了能滿足現代規模化肉羊場養殖管理需要的功能模塊。最原始的生產信息采集是用手填寫完成記錄, 費時費力的同時還不利于整理分析, 計算機信息軟件如Microsoft visual Foxpro和Excel的引入讓信息記錄不再是一個繁雜的工作, 數據的快速分析為生產管理提供依據與便利。

  4、 小結

  放牧、半放牧半舍飼和舍飼做為肉羊產業三大養殖模式, 生產特點鮮明。放牧成本最低, 人力物力需求少, 畜群采食活動自由, 與物聯網信息技術結合, 能夠實時掌控牧群活動, 但放牧受環境因素影響較大, 不利于飼養管理。半放牧半舍飼利用天然資源優勢的同時, 人為對畜群進行營養調控, 因此需要提供較多的人力物力。舍飼養殖有利于飼草資源合理配置, 減少自然災害對生產的影響, 規模化養殖為生產、防疫提供極大的便利。通過對3種肉羊飼養模式的比較可以較清晰的看到不同養殖模式對生產管理的影響。今后, 舍飼養殖是大勢所趨, 但舍飼養殖模式仍有一些關鍵問題需要解決, 如集約化養殖導致疫病多發難控, 畜禽糞污處理不當污染環境等不足之處是養殖業發展待突破的重點, 由于政策因素的限制與環保意識的提高, 綠色生態的養殖手段仍是熱門研究對象。隨著養殖環境研究的深入與產業技術的創新運用, 肉羊養殖工藝將會越來越完善, 我國肉羊產業也將持續發展壯大。

  參考文獻:

  [1]尕布增措, 才仁他拉.農區養羊業發展思路探討[J].畜禽業, 2017, 28 (1-2) :63-64.
  [2]陳海燕, 肖海峰.禁牧政策對我國養羊業的影響及對策[J].農業經濟與管理, 2013 (3) :62-68.
  [3]T?lle M, Deák B, Poschlod P, et al.Grazing vs.mowing:A metaanalysis of biodiversity benefits for grassland management[J].Agriculture Ecosystems&Environment, 2016, 222:200-212.
  [4]陳韜, 范江平, 葛長榮.放牧條件下云嶺山羊屠宰性能及肉質[J].云南農業大學學報, 1999 (1) :58-62.
  [5]石永亮.蒙古國草原畜牧業放牧制度研究——與中國內蒙古草原牧區放牧模式案例比較分析[D].呼和浩特:內蒙古大學, 2009.
  [6]李金亞, 薛建良, 尚旭東, 等.基于產權明晰與家庭承包制的草原退化治理機制分析[J].農村經濟, 2013 (10) :107-110.
  [7]王霄龍, 田文平, 蘇雅拉, 等.禁牧、休牧制度的實施與發展策略[J].草原與草業, 2008, 20 (1) :52-55.
  [8]楊秀春.澳大利亞畜牧業發展現狀、特點及其啟示[J].畜牧與飼料科學, 2014 (3) :63-64.
  [9]周鋼.美國大平原北部放牧業的發展及經驗教訓[J].史學集刊, 2008 (5) :80-90.
  [10]Coop I E.New Zealand society of animal production-the first 50years[J].Proc N Z Soc Anim Prod, 1990, 50:499-503.
  [11]魯文竹.內蒙古西烏珠穆沁旗劃區輪牧技術應用[J].畜牧與飼料科學, 2010, 31 (10) :56-57.
  [12]Lagendijk G, Howison R A, Esselink P, et al.Rotation grazing as a conservation management tool:Vegetation changes after six years of application in a salt marsh ecosystem[J].Agriculture Ecosystems&Environment, 2017, 246:361-366.
  [13]劉娟, 劉倩, 柳旭, 等.劃區輪牧與草地可持續性利用的研究進展[J].草地學報, 2017, 25 (1) :17-25.
  [14]周靜靜, 馬紅彬, 周瑤, 等.輪牧方式對荒漠草原灘羊牧食特征、體重及繁殖性能的影響[J].中國農業科學, 2017, 50 (08) :1525-1534.
  [15]溫琦, 解進, 閆素梅.自然放牧與放牧補飼育肥對肉羊育肥性能和屠宰性能的影響[J].飼料工業, 2017, 38 (5) :29-32.
  [16]趙海軍, 楊聯, 楊思維, 等.甘肅高山細毛羊枯草季放牧與暖棚舍飼飼養對比試驗[J].草業科學, 2010, 27 (5) :117-121.
  [17]張新時, 唐海萍, 董孝斌, 等.中國草原的困境及其轉型[J].科學通報, 2016 (2) :165-177.
  [18]王永槐.草原退化原因分析和草原保護長效機制的建立[J].中國農業信息, 2013 (21) :170.
  [19]Sun D S, Wesche K, Chen D D, et al.Grazing depresses soil carbon storage through changing plant biomass and composition in a Tibetan alpine meadow.[J].Plant Soil&Environment, 2011, 57 (6) :271-278.
  [20]Eldridge D J, Delgado-Baquerizo M.Continental-scale impacts of livestock grazing on ecosystem supporting and regulating services[J].Land Degradation&Development, 2017, 28 (4) .
  [21]殷國梅.不同類型草地對放牧綿羊產肉性能及品質的影響[D].呼和浩特:內蒙古農業大學, 2009.
  [22]Neethirajan S, Tuteja S K, Huang S T, et al.Recent advancement in biosensors technology for animal and livestock health management[J].Biosensors&Bioelectronics, 2017, 98:398.
  [23]Bizuwork A, Tadddesse G, Peden D, et al.Application of Geographic Information Systems (GIS) for the classification of production systems and determination of grazing pressure in uplands of the Awash River Basin, Ethiopia[J].China Health Industry, 2006, 46 (3) :339-347.
  [24]王偉強, 汪傳建, 余曉平, 等.基于Web GIS與北斗/GPS的放牧監測系統[J].江蘇農業科學, 2017, 45 (7) :202-206.
  [25]陳一天, 余愛民.無線射頻識別技術及其在畜牧業動物管理中的應用[J].南方農村, 2005 (4) :52-54.
  [26]成志龍.基于GPS/GPRS羊群自動蹤跡識別系統的設計與實現[D].呼和浩特:內蒙古科技大學, 2015.
  [27]趙娜.新疆肉羊不同養殖方式的成本效益研究[D].烏魯木齊:新疆農業大學, 2014.
  [28]畢臺飛, 管敏娜, 魯芹利, 等.陜北白絨山羊不同養殖模式生長發育狀況研究[J].中國農學通報, 2014 (20) :1-5.
  [29]孫耀華, 楊奎林.現代畜牧業高科技研究應用及發展態勢[J].北方牧業, 2011 (5) :6-7.
  [30]祁廣儀.收集牧草配合青貯舍飼羊與傳統養殖對比試驗[J].畜牧獸醫雜志, 2015, 34 (5) :100-102.
  [31]Berge E.Housing of sheep in cold climate[J].Livestock Production Science, 1997, 49 (2) :139-149.
  [32]Caroprese M.Sheep housing and welfare[J].Small Ruminant Research, 2008, 76 (1) :21-25.
  [33]趙慶遠.高床養羊新技術推廣[J].畜牧獸醫科技信息, 2017 (2) :66-67.
  [34]許青年, 金光忠, 周順成.高寒牧區塑膜暖棚養羊技術要點[J].中國畜禽種業, 2009, 5 (10) :82.
  [35]巴雅斯胡良, 詹樹柏, 張喜彥, 等.不同配合飼料對舍飼山羊主要生產性能的影響[J].畜牧與飼料科學, 2003, 24 (1) :54-56.
  [36]遲俊杰.舍飼對羊生產性能影響的研究[D].吉林:吉林農業大學, 2006.
  [37]宗澤君, 尚慶華, 白音, 等.舍飼絨山羊生產性能測定[J].畜牧與飼料科學, 2010, 24 (z1) :90-91.
  [38]張德成.集約化肉羊生產場計算機信息管理系統的研制[D].楊凌:西北農林科技大學, 2005.

對應分類:
版權所有:上海論文網專業權威的論文代寫、論文發表的網站,秉承信譽至上、用戶為首的服務理念,服務好每一位客戶
本站部分論文收集于網絡,如有不慎侵犯您的權益,請您及時致電或寫信告知,我們將第一時間處理,郵箱:shlunwen@163.com
ibb娱乐彩票
<meter id="7xttx"></meter>
  1. <code id="7xttx"><delect id="7xttx"><p id="7xttx"></p></delect></code>
  2. <acronym id="7xttx"></acronym>

    <address id="7xttx"></address>
    镇原县| 冀州市| 镇康县| 临泽县| 资中县| 思茅市| 姜堰市| 玛多县| 平舆县| 合作市| 灵丘县| 夏津县| 阳江市| 江口县| 安义县| 平谷区| 郓城县| 平安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