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bb娱乐彩票
上海代寫論文網專業提供代寫畢業論文、代寫本科論文服務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計算機論文 > 人工智能論文 >
人工智能替代人力資源的影響及對策
發布時間:2020-06-10

  摘    要: 人工智能在提高社會生產效率和促進經濟增長的同時,也帶來了技術風險和倫理爭議。“機器換人”的憂慮成為社會各界乃至個人關注人工智能的焦點。經文獻分析,以人工智能為代表的技術進步會通過對勞動力供需結構、組織商業環境、社會分工方式以及勞動者的工作場景和認知結構的影響,進而實現對勞動力、組織、職業、任務和技能的替代和革新。隨著智能社會的到來,人工智能與人力資源之間應建立動態適配、融合互補、和諧共生的伙伴關系,實現技術進步與人類利益的共同繁榮。我國是人力資源大國,正處于向創新驅動發展轉型的新舊動能轉換期,增加就業機會、保護勞動權益、更新職業技能、設置技術倫理底線等政策措施,能夠減輕人工智能替代人力資源帶來的負效應,緩解人工智能對人力資源領域帶來的無益沖擊。

  關鍵詞: 人工智能; 人機共生; 人力資源; 人力資源替代;

  Abstract: Artificial intelligence(AI) also brings technical risks and ethical disputes while improving the efficiency of social production and promoting economic growth. The worry of "human resources displacement" becomes the focus of social individuals. The technical progress of AI has led to the influence of the market structure of the labor force, the business environment of the organizations, the social division of labor, the workforce and the cognizance of the workers. AI also has resulted in the replacement and innovation of labor, organization, occupation, task and skill. When it comes to the intelligent society, the combination of dynamic adaptation, integrated complementary and harmonious symbiosis between AI and human resources should be established, and the common prosperity of technological progress and human interest should be achieved. China has a great amount of human resources within the process of innovation-driven transformation. It could be reduce the negative and unhelpful effect of replacement between AI and human that increasing employment opportunities, protecting labor rights, updating professional skills and establishing the bottom line of technical ethics.

  Keyword: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human-machine symbiosis; human resources; human resources displacement;

  隨著人工智能展現出革命性的自主學習與自我進化能力,人工智能及其與人類的關系已經成為全球各國與社會各界的熱議話題。人工智能蘊含巨大的商業機會和戰略價值,不僅能夠推動產業升級實現經濟發展,還能改善個人與公共服務水平,提升社會福利。然而,人工智能在改善生產水平和生活品質的同時,也帶來了風險和挑戰,譬如無人自駕駛的事故責任、用戶數據隱私泄露以及勞動就業歧視等。所以人工智能在經濟、社會和倫理等方面帶來的利弊優劣,值得更廣泛且深入的探討。其中“機器換人”的憂慮再次伴隨新一輪的技術發展而出現,人們普遍對人類勞動力會否被人工智能機器所取代而感到擔憂和恐慌。2017年美國一項關于人工智能的調查顯示,大多數受訪者都對人工智能持有好感,但30%的受訪者認為人工智能會搶占工作機會[1]。當前我國正處于從傳統資源驅動發展模式向創新科技驅動發展模式的轉型升級階段,近年在人工智能領域進行了一系列戰略部署,搶占“2030人工智能高地”[2],促進“人工智能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3],發展“負責任的人工智能”[4]等,很有機會成為走在世界前列的人工智能技術國家。當然,中國也是人力資源大國,擁有約九億的適齡勞動人口,巨大的人力資源存量即將面臨人工智能帶來的就業沖擊,因此厘清人工智能對人力資源的替代影響關系,已經成為理論界與實務界的緊迫課題。
 

人工智能替代人力資源的影響及對策
 

  一、人工智能的內涵、價值和爭議

  (一)人工智能是一系列技術的集成

  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AI),自1956年首次提出以來,已經發展成為一個多學科綜合交叉的寬泛概念。普遍認為,人工智能是“一門關于如何表述、獲取和使用知識的科學[5]”,研究“如何使計算機去做過去只有人類才能完成的智能工作[6]”。其實,所有對人類智慧能力的研究和模擬都可算作人工智能,它是一個涵蓋多個技術領域的概括性術語。其發展經歷了多個階段:20世紀60年代屬于起步發展期,人工智能在數學和自然語言領域取得了一批令人矚目的研究成果,如機器定理證明、跳棋程序等;20世紀七八十年代屬于應用發展期,出現了模擬人類專家運用知識經驗解決特定領域問題的專家系統,實現了人工智能從理論研究走向實際應用、從一般推理策略探討轉向運用專門知識的重大突破;20世紀90年代到21世紀初期屬于穩步發展階段,由于互聯網技術的普及以及在神經網絡的深度學習領域取得的進展,人工智能技術進一步走向實用化;2011年至今屬于蓬勃發展期,隨著大數據、云計算、互聯網、物聯網的發展,圖像分類、語音識別、知識問答、人機對弈、無人駕駛等一系列技術取得突破性進展,人工智能領域開始迎來爆發式增長[7]。總體來說,數據挖掘與學習、知識和數據的智能處理、人機交互等三類技術可以視作人工智能在當前應用場景中的關鍵技術[8]。按照Gartner人工智能技術成熟度曲線[9]的標準,人工智能的發展歷程就是一系列技術集合從新生到成熟的演變過程。

  (二)促進人類勞動解放是人工智能的終極使命

  技術發展與應用影響著人類的勞動形式。從技術發展歷史來看,人工智能是人類持續改造勞動工具服務于社會生產的必然產物,也是社會生產力進步和勞動生產率提高的象征。在技術欠發達時期,體力勞動是基本的勞動形式。隨后,機器生產逐步替代人的體力勞動,幫助人類擺脫了笨重、危險的體力生產,腦力勞動成為主要的勞動形式。后來,在信息化和智能化技術的影響下,智能機器開始幫助人類擺脫腦力勞動。與歷次技術革命一樣,人工智能進一步取代了機械化和單調化的生產勞動,減輕了人類的體力負擔、腦力負擔和智力負擔。根本上來說,人類創造人工智能就是為了減輕勞動負擔,提高勞動效率。在提高生產力的同時,節約時間和資源,獲得勞動解放,向真正的自由勞動復歸[10]。只不過,目前的人工智能發展水平尚不能完全解放人類的生產勞動,只能進行局部功能替代。從勞動能力角度來看,雖然人工智能的機械力量基本取代了人類的肌肉力量,使得人類從事的體力勞動越來越少,但是人工智能的重復性運算、大數據統計學習和知識存儲等能力,僅僅能替代人類的部分智力勞動,還要許多智力勞動仍需要憑借人類的創造力、想象力和控制力才能完成[11]。不管怎樣,人工智能技術發展的根本動力仍是人類獲得勞動解放,實現自由全面發展的終極希望。

  (三)發展人工智能須符合人類價值觀

  伴隨人工智能而來的數字化、智能化技術,正在沖擊著既有的世界秩序。雖然自動駕駛可能比人類駕駛更安全,智能診療可能比醫生更準確,語音識別可能比速記員更迅速,但是由此帶來的虛假信息、隱私暴露、算法黑盒、網絡犯罪等倫理問題,也引發了全球范圍內的反思與討論。近年來,為引導“科技”向善,賦予“算法”正確價值觀,政府、產業和學術界協力達成了一系列關于人工智能的發展共識,也讓倫理成為人工智能研究與發展的根本組成部分。2018年以來,中國、美國、新加坡、阿聯酋等10余個國家和地區已明確將人工智能治理納入人工智能的總體發展戰略。此外,歐盟、OECD、G20、IEEE、谷歌、微軟等諸多跨國主體也從各自的角度提出了相應的人工智能倫理準則,共同促進人工智能健康有序發展[12]。只有以人類價值倫理為導向,在規范約束下實現人、社會、技術之間的良性互動和發展,才能讓人工智能持續造福人類,推動人類社會發展進步。

  表1 關于人工智能的主要倫理框架或原則
表1 關于人工智能的主要倫理框架或原則

  二、人工智能對人力資源的替代影響

  在21世紀的前20年間,在人工智能技術發展影響下人力資源領域發生了劇烈變化,“現行的勞動法規、工作框架以及生產合作關系的平衡已被新的趨勢所打破,新近出現的大量非標準的工作形式,如自由職業、自我雇傭、獨立承包、零工經濟等,對傳統勞動權益保護的思維定勢提出了挑戰”[13]。近年來,一幅全新的勞動就業圖景正在形成。宏觀上,技術進步引發的勞動力替代效應不可避免,所有人力資源都須適應人工智能帶來的勞動力市場結構變化。尤其是在組織層面,自動化技術將大力重塑內部流程和管理標準,驅使人力資源組織將主要資源聚焦于更加精益、更加核心的關鍵業務。微觀上,隨著工作場景的切換,未來的工作形式、內容和技能都將面臨新的要求。事實上,人工智能時代發生在人力資源領域的勞動、就業與雇傭關系演變,將主要體現在勞動力市場、組織、職業、任務和技能等方面。

  (一)勞動力替代

  人們普遍認為,技術是經濟進步與增長的主要原因,但技術變革也常常引起人們被新技術手段取代的擔憂,產生所謂的技術性失業[14]。盡管技術性失業在歷次技術革命中并沒有被確鑿的證據證明,但本次人工智能表現在自動化和數字化領域的技術進步,再次引發了人們對被人工智能機器取代而導致失業的恐慌。眾多學者和機構從不同角度對未來的技術性失業風險進行預測(表2),雖然失業率的這些預測值是基于當前經濟規模與發展模式的推演,而非事實。但是人工智能和自動化帶來的中間高、兩邊低的就業極化現象已經出現,即人工智能對中間技能勞動力的替代最為嚴重,相反,對高技能與低技能勞動力的就業需求有所增加[15]。當然,也有學者進一步認同了人工智能能夠覆蓋大部分的勞動領域,具備學習能力的機器人將使人類更容易實現目標。因此,機器人在未來將協助人類在許多場域扮演重要的角色[16]。Borenstein認為,未來機器人在產業界的應用會越加廣泛,因此會對人類就業機會及工作模式產生重大影響,雖然機器人的創新應用也會隨之帶來新的工作機會,但是因機器人能夠執行重復性高的工作,使其取代人類員工的可能性變高[17]。從理論邏輯上,人工智能必將打破現有的勞動力市場結構,但實際上由于環境不斷變化,人工智能帶來的技術進步在短期導致失業后,長期來看也會增加就業[18]。事物發展具有利弊兩面性,人工智能對勞動力的影響需要辯證看待,短期內人工智能驅動下的自動化技術的確會降低勞動力需求,對勞動參與、工資報酬等產生負面影響,但從長遠來看,由于低端繁雜的勞動任務被大量解放,勞動力市場也會催生出新的就業崗位。

  表2 技術性失業風險預測
表2 技術性失業風險預測

  (二)組織管理替代

  環境變化是組織管理模式變化的動力。人工智能時代組織內外部環境日趨多變、復雜和緊張,企業的經營與管理也將隨業務模式而悄然改變。內部而言,當組織管理的主要構成變成了與人相近的“智能”,傳統以“人”為核心的組織價值觀、業務分工、生產合作方式將受到嚴苛考驗。一方面,層級組織模式將被開放式的組織模式替代。以科層制為代表的層級組織模式在傳統的組織管理中具有重要的影響作用,但新的社會生產環境對信息傳遞方式、人才雇傭與協作模式提出了新的要求。個體與組織間的層級關系會轉變為“聯盟”關系,層次式的信息結構轉為網絡式信息結構[19]。個體與組織之間也不再是層級從屬關系,而是合作且平等的網絡關系[20]。Arthur等學者提出的“無邊界職業生涯”概念很好地闡釋了個體與組織之間關系發生的根本性變化,即成員不再將組織視為終身效勞的對象,而是一個能力提升的職業發展平臺[21]。另一方面,人才管理將被“心智管理”替代。表面上來說,隨著大數據分析、智能化、云計算等技術引入,極大地簡化了日常行政工作,組織的人才管理工作效率和工作精準度能夠大幅提升[22]。尤其在人才甄選領域,人工智能通過情景化、游戲化等測評技術[23],在降低面試主觀偏差、減少應聘歧視、搜尋匹配候選人等方面已經表現出突出的優勢[24]。但實際上更為核心的是,人才管理關注的重點不應再是事無巨細的“規則”,而應該是員工的“心智”。因為未來能夠穩固維系人與組織聯系的將從勞動契約變為心理契約[25],所以人才管理需要為組織創造新的價值,擺脫傳統事務性工作,向更具創造性、更需理解力的工作轉變,如塑造公平感、培養道德行為、營造互信氛圍等。事實上,新時代的人力資源管理核心就是建立基于信任與尊重的新型勞動雇傭關系[26]。總而言之,人工智能一定會在某種程度上替代傳統的組織與管理模式,人才管理部門應當積極嘗試在不同的工作環節當中引入人工智能技術,并逐步提高其運用的頻率和強度,盡早適應時代的發展趨勢。

  (三)職業替代

  現代社會的職業分類是建立在社會分工基礎上的。人工智能帶來的一系列技術革新正在顛覆固有的社會分工方式,許多從事單一、重復、低技能職業的勞動力可以在人工智能技術的協助下獲得解放,轉而從事人際互動強、突發應變多、需特別定制等特性的職業。目前來看,人工智能技術較為成熟的應用主要集中于大數據分析、聊天機器人、機器視覺、自動駕駛等領域,因而類似計程車司機、資料輸入人員、銀行柜員、零售業店員、餐廳服務生等職業,被取代的幾率高達99%;而需要創意或高度溝通技巧的職業,如醫師、教師、作家、導游、律師等被取代的幾率則低很多[27]。著名創新科技企業家李開復則根據牛津大學、麥肯錫、普華永道、創新工場等機構的研究報告綜合梳理了當今社會365種職業被人工智能的取代概率(表3),他通過系統比較后認為,在未來的十五年之內大部分職業都會被人工智能取代,而關愛型和創意型的職業則很難被取代[28]。總體而言,大多數可能被人工智能取代都是單調的、重復性的、機械呆板的、規則流程式的職業。相反,人類與生俱來的創意性、人際性、靈活敏捷性和直覺決策性,與人工智能相比仍具優勢。

  表3 被人工智能替代可能性最低和最高的十種職業
表3 被人工智能替代可能性最低和最高的十種職業

  (四)任務替代

  對于當前人工智能引發的勞動替代,還存在另外一種觀點,即人工智能替代的只是各職業中的一部分任務,而不是整個職業[29]。無論未來是否會替代整個職業,人工智能目前已經在各個行業的具體場景中代替人類執行不同的任務。日本和英國媒體合作針對制造、管理、醫療、教育、交通運輸等的23個產業領域中共2 000項業務開展的調查結果顯示,人工智能代替人類完成的任務中,制造業的取代比例最高,受調查的688項任務內容有552項能夠被人工智能所取代,例如焊接、裝配、裁縫、制鞋等;餐飲業受調查的140項任務內容有96項可以被取代,如柜臺點餐工作、食材準備、食物與飲料服務、餐桌與餐具擺設等;運輸業中受調查的353項任務內容有171項能被取代,如車輛維修、飛機駕駛、運輸資訊提供等;建筑開采業中受調查的263項任務內容有113項可以被取代,如建筑材料搬運、標注參考點,焊接金屬、勘探測量、巖土挖掘等;農林漁牧業中受調查的112項任務內容有46項可以被取代,如巡查、種植、采收等;醫療照護業中受調查的111項任務內容只有28項可能被取代,如護理協助、物理治療、按摩治療、靜脈注射等(圖1)[30]。綜合來看,人工智能所取代的勞動任務具有經濟、技術和安全三個方面的特點,一是勞動成本較高的任務,運用人工智能替代人類能夠獲得更優的經濟效益;二是勞動強度超出人類生理極限的任務,運用人工智能夠延展人類的勞動能力;三是勞動風險較高的任務,運用人工智能替代人類能夠保障人身安全。

  圖1 不同行業可被人工智能替代的任務比例
圖1 不同行業可被人工智能替代的任務比例

  (五)技能替代

  人類的認知模式在人工智能時代也會發生變化。就個體而言,在人工智能時代擁有創意、社交等軟技能比擁有硬技術更具有職場價值。因為人工智能并非無所不能,在許多軟性技能方面還存在短板。國外學者Frey和Osborne從O*NET1選取702種職業的任務技能進行分析,發現人工智能的技能瓶頸主要表現在感知操控力、創造能力和社交智慧等3大技能的9個方面(表4)[31],除此之外的其他勞動技能都無限接近或超越現有人力資源水平。也有學者認為,未來的技能不再是單一取向,而是多種技能的融會貫通。Daugherty和Wilson在其著作《人類+機器:重新構想AI時代的工作》中提出,未來工作場景中所需要的八種融合技能,主要包括:創造性增強、規范重塑、整合判斷、智慧化提問、機器賦能、全面融合、互相學習、持續變革等[32]。通常來說,社會生產環境的變化本身就會催生工作技能的革命。由于人類存在主觀能動性與認知可塑性,人工智能帶來的技能替代并非是對人類價值的否定。相反,如歷次技能革命一樣,應視為新生的機會。前述可見,人工智能尚不完美,還需要進一步向人類的天性智慧學習進化。而人類也應把握好被人工智能解放出來的精力和時間,發揮自身優勢彌補人工智能的技能不足,人機合作共同推動社會的全面發展進步。

  表4 人工智能的技能短板
表4 人工智能的技能短板

  三、人工智能與人力資源的關系探討

  中國是人口大國,擁有巨大的人力資源存量,協調處理好人工智能時代的勞動就業關系,維持良好的社會穩定秩序,才能獲得長久可持續的發展。在人工智能時代管理好人力資源的關鍵,就是能夠正確理解人工智能與人力資源的關系。雖然人工智能有全面取代人類勞動的可能性,不過尚須取決于多個變數,除了技術發展以外,其他非技術性因素同樣重要,例如公眾對新興技術接受程度,國家對技術的發展界限等等。從歷史經驗不難看出,即便在一個技術快速增進的經濟體系中,大部分勞動者仍可以發揮作用。況且,技術進步通常還具有間斷演進性,對就業的影響也是分階段的,在導入期對就業影響有限,拓展期會增加就業,到衰退期則減少就業[33]。可見,技術進步與勞動就業之間是一個此消彼長的動態過程,那么人工智能與人力資源之間就并非替代與被替代的“敵對關系”,而是一個動態適配、融合互補、和諧共生的“伙伴關系”。

  (一)動態適配

  從個人層面來說,對人工智能技術及其智能化的完全接受需要一個過程。實際上,日常生活中的任何新興技術都有一個從警惕到依賴的情緒過程。有專注于創新適應性的研究團隊發現,人們對一項新興技術的態度大都包含期望、相遇、接受、適應、融合、認同等六個階段[34]。當人們獲知一項新技術,首先會去了解和估量其功能效果,并會預先形成某種期望和印象;當第一次在日常生活中遇見或使用這項技術時,大都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如果與預期不符,甚至可能會出現抵制和拒絕;經過一段時間的試用以后,隨著對技術特征和功能細節的越加熟悉,開始逐步接受;隨后進入適應階段,人們會調整自己,作出某些改變來適應新技術的要求,這個階段也是人們對新技術萌生情感的階段,有些人會很興奮地向周圍人訴說和展示新技術帶來的不同體驗;當新技術完全地融入日常生活后,人們會產生強烈的情感依賴,并賦予它個性化和意義感,這便是融合階段;最后是認同階段,新技術帶給人們的價值已經超越了實用功能本身,還附著有社交聯系、社會認同等價值的情感工具,成為生活中不可割舍的一部分。簡言之,人工智能融入人類工作和生活,既是人工智能的調試完善過程,也是一個人力資源的接受適應過程。

  (二)融合互補

  隨著人工智能與大規模生產的深度融合,人工智能技術和智能機器人必然成為新型社會分工的重要組成部分。人力資源的勞動方式將從單一性向復合性,從體力勞動向智力勞動,從機械化操作向個性化問題解決等方向發展轉變,而人工智能將替代完成原有的勞動工作,形成人機互補的融合發展局面。同時,人機融合不僅僅是分工上的互補,在組織決策層面,人機合作能夠突破組織邊界、打通信息壁壘、充分利用智力資源,做出的決策更加準確和穩定。美歐等多個國家都紛紛強調了人機合作對未來智能化機器人發展的重要作用,美國所發布的國家機器人計劃,其主要目標就是為了發明和創造能夠與人類一起工作的協作機器人(Co-Robots),聚焦于機器人在各個方面無縫集成,協助人類生活[35]。歐洲在人工智能戰略規劃中也有類似的導向,將創造和發明與人類共同勞動的合作伙伴機器視為主要目標。可見,人工智能與人力資源在空間、內容和技能上的融合互補,已經成為世界各國的普遍共識和發展方向。

  (三)和諧共生

  人類社會正在由以計算機互聯網為核心的信息社會,邁向以人工智能為關鍵支撐的智能社會。智能社會不只是一個簡單的人工制造機器、控制機器的時代,而是一個由人工智能發展而構建起來的新社會形態,也是一個包含人機協同、人機結合、人機混合等多種人機關系的共生時代[36]。人機和諧共生既能夠促進自然、經濟、社會與人的和諧發展,也能促使人工智能與人力資源的生產合作。當然,和諧的共生關系不只合作,也包括競爭。因此未來智能社會的競爭,不光是人類勞動者之間的競爭,同時還有勞動者與智能機器之間的競爭。在競爭中合作,在合作中競爭,達到人機共處的動態平衡。與此同時,當人工智能與人力資源的相似性越來越高時,人類社會便會產生是否賦予人工智能平等權力的疑問,包括是否賦予人工智能與人類勞動者同樣享有工資、福利等勞動報酬的權力?人工智能是否也應受到規章制度的約束,在出現錯誤與違規時受到相應的懲罰?這一系列問題的本源來自人類的同情心。但從目前來看,世界各國對于人工智能的治理準則基本達成了“以人為本”的共識,即人工智能的發展主導權應掌握在人類自己手中,因此,未來的人機關系是“共生”,而不是“平權”。

  四、研究結論及對策建議

  (一)主要結論

  如前文所述,人工智能對人力資源的替代影響主要表現在:第一,就整體對勞動力的替代而言,在短期會導致失業,但從長期來看也會增加就業;第二,人工智能會替代傳統的層級組織和人才管理模式,但也產生出新的開放式組織和心智管理模式;第三,人工智能會替代單一、低技能的職業,但許多依賴人類創意性、直覺性的職業仍無法取代;第四,人工智能將替代勞動成本高、勞動強度大、勞動風險較高的任務,但仍未完全實現人類的勞動解放;第五,人工智能會替代人類的大部分勞動技能,但感知操控力、創造能力和社交智慧卻是難以突破的替代瓶頸。

  (二)對策建議

  1.創造新增工作機會

  解決失業問題最好的辦法是創造新的勞動服務需求,增加新的工作機會。人工智能是一項先進性的革命技術,能夠在多個方面帶動就業增長和促進。一方面,產業升級創造新就業。我國正處于資源驅動與創新驅動的新舊動能轉換期,加快新技術的產業融合,促進產業的轉型升級,能夠創造新增就業機會,解決人工智能替代效應帶來的失業壓力。另一方面,創新創業產生新就業。人工智能作為新興領域,具有廣闊的發展空間,鼓勵社會資本進入,激發大眾的創新創業積極性,也能實現新領域就業機會的提升。此外,經濟結構調整創造新就業。大力發展文化、旅游、餐飲及健康養生等第三產業,提高文娛經濟、創意經濟、綠色經濟在國家產業結構中的占比,能夠差異化地促進服務類、創造類和情感類的需求擴充,實現人工智能與人力資源的技能互補。還有一點,零工經濟等新職業形態興起也增加了就業。零工經濟具有靈活的就業形式、豐富的就業渠道、較低的就業門檻,任何單一的技能模塊都能夠經由平臺向不同的企業或個人提供分時服務。零工經濟正在成為吸納人力資源存量并實行自由配置的重要就業領域。

  2.合力共筑社會保障

  技術的進步和經濟的增長,不能忽略人力資源的合法權益,應該構筑可靠的社會保障,降低技術性失業和結構性失業帶來的負面影響。如果不能實現技術進步與個體利益的共同繁榮,人工智能的發展有可能會被減慢,甚至中止。政府、企業和社會作為人工智能發展的利益攸關方,應該采取有效措施共同為人力資源提供基礎保障,維護以人為本的發展準則,確保人在社會發展中的主體地位不被動搖,自由全面發展的權益不被侵害。具體而言,政府應完善勞動保護法規政策。因勢利導地創造有利于人力資源發展的環境和條件,尤其是以自由職業為代表的新型勞動關系,也應納入社會保障的基本范疇。企業則應幫助人力資源提前適應人機合作場景。肩負起企業應盡的責任,在組織內部為人力資源提供轉型升級的機會,注重對綜合能力的培養和訓練,幫助人力資源適應智能化時代的復合型需求。此外,社會各界還應聯手發揮監督職能。確保人工智能合法合規地運用于生產服務,合情合理地融入日常生活。在政府、企業和社會的三方努力下,共同保障人力資源的發展權益,切實維護人力資源的合法權益。

  3.加快職業技能轉變

  技能人才是能夠運用自己的技術和能力進行實際操作的人員[37]。人工智能發展會替代單一、重復性高的技能。這意味著部分固有的工作技能將不被崗位所需要,可能很快就會消亡,相關勞動者則需要重新學習新的技能來更換崗位。加強人力資源技能指導與培訓,能夠扭轉或減緩這個技能切換過程。從人力資源角度而言,在職業技能的轉變過程中可以從這三點著力:首先是遷移舊技能,職業技能既有新興變化的一面,也有穩定不變的一面,一項合格的職業技能是由知識、技巧、能力和經驗組成。其中能力和經驗是可以從一項技能向另一項技能遷移和轉化的。因此勞動者舊有的技能并非一無是處,在長期勞動中沉淀下來的經驗和認知,只需通過簡短的適應期,便能很快遷移到新的職業技能中。其次是學習新技能,伴隨人工智能必將涌現一批新的職業技能,勞動者應保持開放學習的態度,對新興事物懷有好奇心和認同感,從而加快對于新技能的學習和掌握,在新時代中重新扮演新的社會分工角色。第三是儲備未來技能,人工智能與人力資源的差異化特點,將是勞動者提前儲備未來技能的依據。在智能社會中,職業競爭會出現在人與人之間以及人與機器之間,提前儲備差異化的技能優勢,才能在未來競爭中脫穎而出。

  4.設置技術發展倫理底線

  近年來數據泄露、基因編輯、器官移植等重大科技倫理事件頻繁發生,不斷挑戰人類社會的價值尺度和倫理標準。新興技術在發展過程中,諸多風險不僅是科學判斷,更是價值判斷,因而,要對技術發展設置明確的倫理底線,對于威脅生命、竊取隱私、合成病毒等所有反人類、反社會、反文明的技術方向和技術試驗實行一票否決。全面堅守倫理底線,首先要從基礎加強生命教育。要在社會基層、教育初期樹立敬畏生命、敬畏自然的基本倫理觀念,發揮價值觀的自我約束力,從源頭上扼殺突破倫理底線的思想。第二可以從倫理規范建設入手。倫理規范植根于大眾觀念之中,應發揮群眾的監督力量,強化社會各個層面的倫理監管,讓倫理規范既能促進科技發展,也能約束科技發展。第三是在全球層面形成倫理共識機制。在全球命運共同體時代,科技發展的風險和成果都將直接影響全世界人民的共同利益。因此,要給科學技術的發展創建一個符合人類共同價值的倫理環境,這個環境應該包括適宜的價值觀、指導原則、政策體系、法律法規、科普教育與傳播等,加強科學家、社會大眾和政府之間的緊密配合和有機聯系,合力形成共同駐守倫理底線的共贏局面。

  參考文獻

  [1] MARSDEN P.Sex, lies and AI ein syzygy digital insight report[R].Frankfurt: 2017.
  [2] 國務院關于印發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的通知(國發〔2017〕35號)[EB/OL].(2017-07-08)[2020-01-12]. 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7-07/20/content_5211996.htm.
  [3] 工業和信息化部關于印發《促進新一代人工智能產業發展三年行動計劃(2018—2020年)》的通知(工信部科〔2017〕315號)[EB/OL].(2017-12-13)[2020-01-09]. http://www.miit.gov.cn/n1146295/n1652930/n3757016/c5960820/content.html.
  [4] 國家科學技術部.新一代人工智能治理原則——發展負責人的人工智能[EB/OL].(2019-06-19)[2020-03-18].http://www.most.gov.cn/kjbgz/201906/t20190617_147107.htm.
  [5] SCHALKOFF R J.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n engineering approach[M]. New York: McGraw-Hill, 1990.
  [6] NILSSON N J.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 new synthesis[J]. Morgan Kaufmann, 1998:373-404.
  [7]張淳杰.人工智能與深度學習[J].科技與創新,2019(13):25-27.
  [8]賀倩.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與應用[J].電力信息與通信技術,2017(9):32-37.
  [9] SICULAR S, BRANT K. Hype cycle for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Gartner2018[EB/OL].(2018-07-24)[2020-03-10]. https://www.gartner.com/doc/3883863/hype-cycle-artificial-intelligence, 2018.
  [10]何云峰.挑戰與機遇:人工智能對勞動的影響[J].探索與爭鳴,2017(10):107-111.
  [11]潘恩榮,阮凡,郭喨.人工智能“機器換人”問題重構——一種馬克思主義哲學的解釋與介入路徑[J].浙江社會科學,2019(5):93-99,158.
  [12] 騰訊研究院.智能時代的技術倫理觀——重塑數字社會的信任[EB/OL].(2019-07-11)[2020-03-18].https:// www.sohu.com/a/330511959_405262.
  [13] The future of work in Australia: dealing with insecurity and risk[R]. ACTU(Australian Council of Trade Unions),2011.
  [14] MOKYR J, VICKERS C, ZIEBARTH N L. The history of technological anxiety and the future of economic growth: is this time different?[J].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2015, 29(3): 31-50.
  [15]曹靜,周亞林.人工智能對經濟的影響研究進展[J].經濟學動態,2018(1):103-115.
  [16] DECKER M. Caregiving robots and ethical reflection: the perspective of interdisciplinary technology assessment[J]. AI & Society, 2008, 22(3): 315-330.
  [17] BORENSTEIN J. Robots and the changing workforce[J]. Ai & Society, 2011, 26(1): 87-93.
  [18]程承坪,彭歡.人工智能影響就業的機理及中國對策[J].中國軟科學,2018(10):62-70.
  [19]高山行,劉嘉慧.人工智能對企業管理理論的沖擊及應對[J].科學學研究,2018(11):2004-2010.
  [20]陳春花.共享時代的到來需要管理新范式[J].管理學報,2016,13(2):157-164.
  [21] ARTHUR M B, KHAPOVA S N, WILDEROM C P M. Career success in a boundaryless career world[J]. Journal of Organizational Behavior: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dustrial, Occupational and Organizational Psychology and Behavior, 2005, 26(2): 177-202.
  [22] MALHOTRA M. Digital transformation in HR[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terdisciplinary and Multidisciplinary Studies, 2017, 4(3): 536-544.
  [23]李志,謝思捷,趙小迪.游戲化測評技術在人才選拔中的應用[J].改革,2019(4):149-159.
  [24] RAJESH D S, KANDASWAMY M U, RAKESH M A. The impact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in Talent Acquisition Lifecycle of organizations[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ngineering Development and Research, 2018, 6(2): 709-717.
  [25] ROUSSEAU D M. Psychological and implied contracts in organizations[J]. Employee Responsibilities and Rights Journal, 1989, 2(2): 121-139.
  [26] BOXALL P, PURCELL J. Strategic HRM and sustained competitive advantage[M]//Strategy and Human Resource Management. London: Macmillan Education UK, 2016: 82-103.
  [27] FREY C B, OSBORNE M A. The future of employment: How susceptible are jobs to computerisation?[J]. Technological Forecasting and Social Change, 2017, 114: 254-280.
  [28] 李開復(博客).未來十年消失概率最小的十種職業,你安全嗎?[EB/OL].(2018-12-18)[2020-04-08]. https://www.sohu.com/a/282685242_635673.
  [29] ARNTZ M, GREGORY T, ZIERAHN U. The risk of automation for jobs in OECD countries: A comparative analysis[R]. OECD Social, Employment, and Migration Working Papers, 2016:1.
  [30] SHOTARO T. Is your job robot-ready?[EB/OL].(2017-04-22)[2020-03-18]. https://asia.nikkei.com/Features/ AI-now-and-tomorrow/Is-your-job-robot-ready?page=2.
  [31] WORKMARKET. Workmarket 2020 in(sight) report: what ai & automation really mean for work[EB/OL]. (2017-07-13)[2020-04-10]. https://www.globenewswire.com/news-release/2017/07/13/1044173/0/en/Work Market-2020-In-Sight-Report-What-AI-Automation-Really-Mean-For-Work.html.
  [32] DAUGHERTY P R, WILSON H J. Human+ machine: reimagining work in the age of AI[M]. Harvard Business Press, 2018.
  [33]王君,張于喆,張義博,等.人工智能等新技術進步影響就業的機理與對策[J].宏觀經濟研究,2017(10):169-181.
  [34] DE GRAAF M M A,BEN ALLOUCH S, VAN DIJK J A G M. Long-term evaluation of a social robot in real homes[J]. Interaction Studies, 2016,17(3): 461-491.
  [35] 世界主要國家在人工智能領域的戰略布局[EB/OL].(2020-03-26)[2020-04-10]. http://www.cjxxkj. Com/ newsshow-32-180-1.html.
  [36]高文,黃鐵軍.從信息社會邁向智能社會[J].中國報業,2020(5):46-47.
  [37]李志,徐涵.重慶地區技能人才隊伍建設研究[J].重慶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3(1):14-19.

  注釋

  1O*NET是由美國勞工部組織開發的職位分析系統,也是一個較全面的職業信息數據庫,其中對各職業定義、工作任務、知識、技能與工作能力等進行了詳細描述。訪問網址:https://www.onetonline.org

對應分類:
下一篇:沒有了
版權所有:上海論文網專業權威的論文代寫、論文發表的網站,秉承信譽至上、用戶為首的服務理念,服務好每一位客戶
本站部分論文收集于網絡,如有不慎侵犯您的權益,請您及時致電或寫信告知,我們將第一時間處理,郵箱:shlunwen@163.com
ibb娱乐彩票
<meter id="7xttx"></meter>
  1. <code id="7xttx"><delect id="7xttx"><p id="7xttx"></p></delect></code>
  2. <acronym id="7xttx"></acronym>

    <address id="7xttx"></address>
    阳西县| 鸡西市| 九龙城区| 客服| 成都市| 大埔县| 田阳县| 和政县| 彭州市| 得荣县| 内乡县| 平邑县| 兰西县| 上杭县| 嘉禾县| 赫章县| 虹口区| 海安县|